其或将从明年起直接投资问题银行,前提是受助银行冲销8%的总债务。

对此,有分析人士称,赋予救助基金esm直接资本重组银行,可谓给欧元区一些无法凭借己力完成自救的银行带来福音,优势在于得以使负债累累的政府免于被卷入动荡银行业的“恶性循环”。

此外,希腊作为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即esm的前身)的最大受援国,该国财长斯托纳拉斯(yannisstournaras)寻求减免希腊债务谈判的希望落空,会议称在下次日程中再作讨论。

esm破茧待出

主持欧元区财长会议的迪塞尔布洛姆表示,财长们同意,在向民间和政府筹资的选项失败后,应允许esm从明年起直接投资银行。

迪塞尔布洛姆同时指出,根据财长们达成的协议,在新自救规定2016年开始实施前的2015年,如果某家银行满足了8%的债务已被冲销的要求,则会允许欧元区救助基金购买该银行股份。

实际上,早在2013年,欧元区财长便表示同意授权5000亿欧元主权救助基金直接向银行注资。当时,esm主席雷格林(klausregling)表示希望在2014年下半年获得授权,在此之前欧洲央行和欧洲银监局将实施一系列资本检查和压力测试,来确定欧元区的银行是否正在恢复健康。

根据原先的规则,esm资本只能借给主权债务国家政府,而不能直接借给银行使用,哪怕只是简单的为银行进行注资。此后,再由这些国家救助各自的银行。但是这个体系导致主权债务压力增大,欧盟领导人称这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银行倒闭会反过来拖累原本健康的政府资产负债状况。

而esm直接注资将避免其他国家重蹈爱尔兰、西班牙、塞浦路斯的覆辙,这些国家不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完成大规模的银行救助,险些被隔绝在全球金融市场之外。

根据欧盟新规引入的“自救”概念,从2016年起,一旦银行倒闭,银行股东、债券持有人,甚至大额储户都必须承担部分损失,之后才能使用政府或欧元区的资金进行救助。

早在2012年,以德国为首的债权人集团坚持政府必须分担esm的注资。对于建立欧洲银行联盟,德国也一度持反对态度,因为其最直接的促发因素就是欧盟想要动用欧洲稳定机制的资金来直接向那些需要被救助的银行进行注资。

不过,今年三月德国宪法法院裁决esm合法,这扫清了该欧洲永久救助基金最后一个,也是潜在最大的法律障碍。

德国顶级智库diw总裁marcelfratzscher认为:“裁决支持了欧洲救助基金,这对于欧洲的安全体系非常重要。最终,这将有助于德国企业和纳税人的利益。”

希腊减免债务希望落空

在2010年欧洲债务危机高峰期时,欧元区国家创立了esm,该基金前身efsf向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和塞浦路斯提供了救助贷款。

efsf是希腊最大的债权人,希腊可谓获益匪浅。esm总裁克劳斯·雷格林在今年的冬季达沃斯论坛上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给出两大理由:其一,efsf贷款的平均期限是30年,因此希腊在接下来的25年内无需偿还任何资本;其二,贷款利率很低,仅为imf的一半,且也已达成利息推迟协议,意味着希腊在接下来10年内都不必支付efsf贷款利息或本金摊销。

数据显示,希腊4月基本盈余占2013年该国国内生产总值(8%,该国政府预测,希腊gdp未来3%的增速。而根据2012年11月签署的一份协议,当希腊实现基本盈余时将会启动债务削减谈判。

然而,手持“优异成绩单”的斯托纳拉斯试图寻求减免希腊债务谈判的希望落空。此次会议称将于下次日程中再作讨论。此前分析师估计,斯托纳拉斯将会要求欧元区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