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钢联数据分享到:评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正在发生根本改变,石油市场权力转向沙特阿拉伯,协同俄罗斯行动;同时其他opec成员国正越来越被边缘化。

理论上,opec所有成员国都是平等的,而且该组织决策一直都是采取共识决定的方式。opec的创始章程约定,该组织“应以成员国主权平等为指导原则”(第三条)。实际上,部分opec成员国拥有的权力总是比其他国家大,但不平衡的状态一直在扩大,沙特渐成为主导决策者。

沙特石油产量在1970年代超越了伊朗,而且由于伊朗革命、两伊战争和遭到多次制裁,两国间产量差距不断扩大。

沙特是opec中,唯一一个产量份额足以对油价发挥重要影响,且具预算灵活性、可大幅调整产量的国家。

实际上,沙特是考虑市场条件决定石油产量,扮演着顺应情势发挥调节功能的角色;opec其他成员国基本上则是技术上有多少能力就生产多少。

自1990年代末以来,沙特在生产政策上加强与邻国科威特及阿联酋合作,大抵结束了此前互相敌视及互指欺诈的状态。这三个国家即成为opec的核心国家,其他成员国在生产政策上则扮演外围的角色。

在过去20年来,opec内部权力平衡转向沙特及其盟国,但近年来其他成员国出现生产问题,则加速了这个趋势。

委内瑞拉因管理不当及国内情势动荡,导致原油产量锐减。利比亚的原油生产则因爆发内战而削减。尼日利亚及安哥拉为长期以来的生产问题所困扰。而伊朗的产出则因一轮又一轮的制裁而受限。

伊拉克是唯一一个产量明显增加的opec成员国,自美国带头于2003年入侵该国以来,且确保解决内部安全问题后,国内经济已然复苏。然而,伊拉克因急需岁收以支应庞大的预算需求,总是力求产量最大化,而该国在opec生产政策上实际所扮演的角色并不大。

自2011年以来,沙特及其主要盟友一直占到opec总产出的48-49%左右。

更为重要的是,沙特及盟友拥有opec几乎全部的备用产能,因此也就掌握了几乎所有的生产弹性。

沙特及盟友承担着2017/18年期间的大部分自愿减产任务,目前控制着多数备用产能,有可能在2018/19年向市场供应。

据国际能源署(iea),沙特拥有约200万桶/日的未使用产能,阿联酋拥有大约33万桶/日,科威特有大约22万桶/日。

而其他多数opec成员国能够较容易并可靠地供应给市场的未使用产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在这三个海湾国家中,沙特目前拥有最高的产量及未使用产能,巩固了该国作为opec实际领袖的地位。

opec试图管理油市的最大问题,一直是无法控制非opec产油国的生产。

opec稳定并提升油价的努力常常被替代性供应来源的增长所瓦解。作为opec领导者的沙特,自1980年代中期以来曾多次向非opec国家提议控制产量,效果时好时坏。

但自2016年以来,沙特已与俄罗斯和另外一些较小的非opec产油国建立了有效的合作关系,以限制产量。

正如沙特主导opec一样,俄罗斯在非opec产油盟国中占据主导,贡献大部分的产量、减产量和备用产能。

实际上,沙特和俄罗斯俨然已经成为市场联合管理者,其他opec和非opec国家则只扮演小角色。

opec不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