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油价自两年前低位反弹,油价上涨可能只是暂时的。

随着全球经济增速上行,产油国越来越希望,油价近期的大幅上涨可以持续。但是,如果这些希望能够得以实现,不仅需要产油国维持生产纪律,控制他们的产量,他们控制之外的因素——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增长及美元的价值——也必须要朝着对油价有利的方向发展。

就在三年前,油价还在100美元/桶上方。但在2016年初,由于需求低迷、美国页岩油产量增长以及沙特拒绝减产,油价大跌至30美元/桶附近。

在原油出口收入及预算收入骤降之后,opec采取了一种新的措施,这一措施基于现代化的产量协定,有两个主要特点:面临复杂内部情况的国家享有更大的灵活性(如利比亚),以及纳入非opec产油国,尤其是俄罗斯。

opec与非opec国家一起合作,确立了油价反弹的底部。随着全球经济增长的加速及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的出现,油价反弹至60美元以上。

目前的全球经济增长阶段对油价(及其它大宗商品)尤其有利,因为它是同步的、真实的,它是由欧洲、日本、美国及发展中国家的同时复苏驱动的。

鉴于这些因素,目前全球经济增长的突飞猛进正开始产生一个消费、投资和贸易之间的良性循环。如果美国近期的促增长措施及欧洲内在的复苏受到结构性改革、更平衡的需求管理及改善的国际政策协调的支撑,经济增长将获得更大的动能。

实际上,油价的下行风险已从需求端转向供给端。油价上涨可能会削弱opec成员国的生产纪律,尤其是那些急于获得更高的石油收入以缓和其财政状况困难的产油国,比如尼日利亚和委内瑞拉。这一倾向让opec与非opec国家之间的合作更加困难。此外,油价走高将鼓励页岩油生产企业提高产量,这将抵消需求增长带来的好处。

然而,如果对现行的减产协议稍加进行修改,opec成员国将可以维持他们的集体生产纪律——假设他们有这样的意愿。他们会发现继续控制非opec国家变得更加困难。但是如果经过缜密的协商,这也是可能的。

美元在2017年贬值了10%左右,也助推了油价上涨。然而,美元的贬值可能会停止,然后部分逆转。要避免这一结果出现,需要欧洲和日本的表现继续超出市场预期。此外,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也需要更快地收紧其货币政策,包括加快缩减大规模的资产购买。

最后,还有页岩油产量增长构成的威胁。事实上,要对抗页岩油企业随着油价上涨增加产量,传统产油国能做的并不多。

鉴于此,埃里安建议,产油国最好将最近的油价上涨作为暂时的意外收获,而不是持久的情况,也不是未来一年可能会加强的趋势——除非发生显著的地缘政治动荡。

另外,汇通网想提醒大家的是,之所以需要关注埃里安对于油价的态度,是因为他也是未来美联储副主席的潜在人选之一,至少此前市场有过这样的预期。油价和通胀具有直接的关系,如果埃里安认为油价上涨只是暂时的,那么会影响到他对美国通胀水平的预期,这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具有直接的联系。因此,不得不对此加以关注。

资讯编辑:王丹0701-2162359资讯监督:张端021-26093430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仅代表原作者观点,转载并不意味着mysteel赞同其观点,或证明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与准确性,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转载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