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原油期货上市已越来越近。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在接受期货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原油期货推出正当时,原油期货担负着期货市场国际化的重要历史使命,将在助力国内期货市场改革等方面发挥多重功能。

国际原油价格在2016年阶段性探底后逐步回升。胡俞越认为,原油市场处于买方市场时,是我国推出原油期货的窗口期,此时推出原油期货可谓占据“天时”。

目前,全球原油的贸易格局、定价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页岩油革命使得美国由原油的需求方迅速转变为供给方,美国对中东、非洲等国的原油依存度显著下降,这恰好给了我国介入的机会。同时,中俄能源合作加强促使俄罗斯原油供应重心东移。

胡俞越称,2014年我国原油需求增量已占世界的50%,在原油需求端的议价能力显著提升,在原油贸易格局中的谈判能力也得以提升。这为我国原油期货的推出以及推动进口贸易采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原油期货作为定价基准,提供了战略性机遇。

目前,全球原油市场已有wti和brent作为期货基准价,前者是欧洲地区的主要基准价格,后者是美洲地区的主要基准价格,独缺代表亚洲的期货基准价。中国作为亚洲地区第一大经济体、最大原油进口国之一,自身议价能力逐步增强为推出原油期货提供了“地利”。

“国内原油期货推出后,有望填补亚洲地区缺少全球代表性原油期货这一空白。”胡俞越认为,一方面,wti、brent原油期货的交割标的是轻质低硫原油,当前国际市场缺乏一个权威的中质含硫原油价格基准。而中国等亚太地区经济体主要进口中质含硫原油,且中质含硫原油约占全球产量的44%,中国原油期货有望填补这个空白。另一方面,从全球时区划分来看,上海大致处于伦敦和纽约之间,国内原油期货恰好能弥补wti、brent原油期货在时区分工上的空白点,形成24小时连续交易的机制。

从国内来看,原油期货上市基础已具备。上下认识高度统一,原油期货上市配套政策完善,加之能源产业链成熟,期货市场人才逐步积累,推出原油期货的“软件”完全具备,这可谓“人和”。

胡俞越表示,一方面,为配合原油期货上市,各部委出台了相应的配套政策,为原油期货上市扫清了制度障碍;另一方面,我国能化产业链不断完善、产业机构不断成熟,为原油期货上市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国内化工期货品种已逐步成熟,部分化工品种如pta期货在东南亚等市场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国内90%的pta企业及80%的聚酯企业均已参与其中。另外,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型油企已在国际市场参与原油衍生品交易多年。”他说。

作为我国首个国际化品种,原油期货遵循“国际平台、人民币计价、净价交易、保税交割”的基本思路,重点引进境外。原油期货推出有助于推动期货市场双向开放,加速期货公司境外布局,开启期货市场开放新篇章。

伴随着原油期货业务开展,期货公司会更加重视境外布局,中国内地将直接与境外竞争,期货市场开放将拉开新的帷幕。胡俞越还表示,如果能够利用原油期货等国际化品种的金融平台,实现期货市场国际化和人民币国际化紧密结合,在国际市场为人民币“走出去”又打开一个通道,将对我国金融市场与国际市场接轨产生重要的助推作用。

长期以来,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是国内石油行业的“三巨头”,基本建立了各自独立的原油生产、炼制和进出口体系,其。